第一百一十三章 降魔杵(1/4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含怨而死之人的沉尸处,下挖三尺,会挖到一个类似于木炭一样的东西,这是死者的怨念凝聚,是极阴的东西。

因为要开降蛟剑,乾玄一早就离开,去镇妖冢守着去了,我们一屋子人把龙丘玺围在中间,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他。他手握降蛟,壬目师叔拿筷子,把那块从单根家堂屋挖出来的‘碳’放在降蛟的剑格之上。

降蛟的剑柄末端,有一个大鹏金翅鸟的神首,原本我们以为是装饰,其实那是一处极为精巧的机关,龙丘玺的四柱纯阳血脉,在握上降蛟的时候,大鹏金翅神首转出了一颗眼球,现在这块怨气凝结的碳往上一放,确实让神首有了动静,“咯”一声,另一颗眼睛也转了出来,我们发出低低的欢呼!

“你有什么感觉?你会不会不舒服?”我问龙丘玺。

龙丘玺摇了摇头说:“什么感觉都没有……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壬目师叔指着那块碳低声说:“快看!”

我们闻声低头看去,看块拇指大小的碳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小,似乎有什么看不到的射线,在把它震碎成烟雾状,然后缓缓地被降蛟吸收。

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壬目师叔问龙丘玺。

“没有,什么感觉都没有。”

壬目师叔仔细地看了龙丘玺的面色,还用手指压在他脖颈的动脉处探了探心跳,我也跟着摸了摸,龙丘玺心跳很平稳,看起来确实没什么不适。

五分钟左右,整块碳被降蛟吸收干净了,之后这降蛟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,唯一和以前不一样的,就是龙丘玺把手松开,大鹏金翅的眼睛也不会收回去了。

降蛟被放在我们六个人的中间,它静静地躺在那,和我们六个人相面,大家抓耳挠腮也推断不出降蛟的意图。龙丘玺试着拔剑,降蛟仍旧纹丝不动。急的龙丘玺冲着降蛟单膝跪地,一拱手问:“降蛟爷爷!您到底怎么个意思啊?”

降蛟这个反应毫无疑问,让我们所有人的心情都荡到了谷底。刚刚大家还期寄满满地表情,现在都无精打采地各自放着空。我拿着十八给我的那颗银色的醒魂铃,轻轻地磕着降蛟的剑身,一声声的水音铃声也唤不醒我们的精神。

“叩叩叩”敲门声响起,龙丘玺坐在床边地毯上,懒洋洋地仰起头冲着门口问了声:“谁呀”。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愿。

一个听起来颇有些年纪的声音在门外答道:“我来找亓官熙。”

大家都看向我,我颇有些疑惑地从椅子里起身准备去开门,一边走一边回想,这个声音十分耳熟,但肯定不是我舅舅的声音,我的其他亲戚都在帝京呢,这么耳熟的声音会是谁呢?

打开门我着实吓了一跳,抱着一个木盒子,笑模笑样站在门外的,竟然是秽土居士。

我捂着嘴,惊讶地有点傻掉了!

屋里的五个人听见我的惊叫,都纷纷抻着脖子往外瞧。

听见屋里的动静,我赶忙挽住师父的胳膊,把秽土居士迎进屋里。

“给各位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师父,秽土居士。”说完我又向师父一一介绍了在坐的众人,除了龙丘玺跟着我管秽土居士叫‘师父’以外,大家都喊他‘居士’。

师父带来的那方大木盒,是他为我做的法器‘降魔杵’,之前在忘川时毗罗师兄曾经给我看过,但现在我要假装没见过一般问到:“师父,这是什么?是给我的吗?”

师父示意我打开盒子,再次看见这柄降魔杵,还是忍不住惊叹于它的漂亮。

蛇桑木的硬度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,而且它天然的纹路就好像蛇皮的花纹一般,蛇桑木本身就价值不菲,平时都是切成小块,论克出售的,像小臂长度的整块蛇桑木,几乎是有价无市的。

不说那俗气的货币价值,用蛇桑木制作的法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三章 降魔杵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1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