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笔仙没送走(1/2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清晨大笔仙闲散地坐在我们宿舍里,玩着收音机把我吵醒,看见他我一时有点范懵。面对古人我应该怎么寒暄?说古文?咱也不会啊……想起《聊斋志异》里总是这样开篇“长山李公,大司寇之侄也”或者“许姓,家淄之北郭,业渔”心想,我也应该报姓名、籍贯、家世?于是犹豫着开口:“女学生乃亓官氏后人,京城人士,游学在此。”笔仙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回到,“颍州大氏,南唐翊麾校尉。”妈呀!这是位武将,真的武将啊!现在怎么办?现在说什么?“大笔仙为什么在这?”大笔仙摇了摇头说:“缘何在此我亦不知,我乃鬼修,并非笔仙。”鬼修?天呢!我曾经看到哪本书上写过所有仙职,从洪荒时代天生地养的始祖神仙,到阎罗王手下的判官执笔,其中我感觉最神奇的,也是最稀少的就是“鬼修”和“人仙”这两种。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“活的鬼修”大笔仙见我发愣,耐着性子解释说:“笔仙并非仙,乃孤魂野鬼山精地魈,我乃鬼修。”噗……我差点笑出来,好傲娇!

我换了个称呼重新问:“翊麾校尉今天来是为什么?”“并非我今日又来,昨日来后,尚未结坛,故不曾远离。”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,他并不是今天又来的,而是我们昨天根本没做送灵仪式,笔仙没送走……

再次醒过来时我已经神魂归一,发现宿舍里很安静,仍旧到处飘散着黑雾,翊麾校尉不在了,收音机的“嗞嗞”声也没有了,钥匙声,塑料袋声还有各种七杂八响的声音统统都没有了。拿手机一看,早晨六点。想着昨天请来一位鬼修,另一位笔仙小姐姐还暴走了,结果两位都没送走,又想着翊麾校尉说“没有结坛”。看来“请仙游戏”真的挺诡异,那么随便点几个蜡烛,念几句咒语竟有摆坛的效果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昨天的后续处理足够吗?对小海南和阿廖的安神方法充分吗?还有什么要做的我们没想到的呢?

想到这些,我觉得该问问龙丘玺。打了几个字“有时间吗?有这么一件事我不知道怎么办。”刚发过去又觉得打字说不清楚,还是改发语音比较好,龙丘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想着别人都没起床呢,我压低声音,一边接电话一边下床走到阳台,轻轻关上阳台门。“怎么了?”电话里传来龙丘玺还带着睡意的沙哑声音。我把事情讲了一遍,他听说我竟然招来了鬼修也惊了。正说着,看见佳佳下床开门,是大小姐回来了。

不知道龙丘玺是不是安慰我,他说我们的处理非常妥当,宫心给阿廖和小海南在我打过手印后,又画了符,这样应该非常保险,她们俩不会出现任何问题。但是我们宿舍是进行笔仙的现场,笔仙暴走会对我们宿舍这片磁场造成短时间的改变,短时间内我们宿舍会经常被灵体造访这点无法避免,即使现在做风水上的调整和镇压也收效甚微,况且我们是大学宿舍,也不可能做整套的道场和风水布局调整。他教了我一招,叫我们去当地香火鼎盛的道观或者寺院,从主炉里请一些香灰回来,沿着房间最里面开始撒,保证撒遍每一个角落,一直撒到门口,撒完以后不要扫地,保持七天,满七天后再扫地,仍就从最里面开始扫,一直扫到门口,然后把扫出来的香灰倒进公用区域的垃圾站或者厕所里。如果七天后效果不明显那个时候他再想别的办法。这段时间我们宿舍里的人都会比较不顺利,遇到些小麻烦弄得很烦心那种,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,不要冲动,心平气和的去解决,过了这阵子就好了……。

刚挂上电话就听见佳佳在屋里的尖叫声,我一惊,赶紧进屋看发生了什么。原来是她要用暖壶里的热水,结果一打开瓶塞,发现暖壶里的水都变成了灰黑色,我让她用我暖壶里的水,结果打开瓶塞,我暖壶里的水也成了黑灰色,再看宫心的也一样。三个暖壶里黑灰色的水,冒着诡异的白色热气。想起龙丘玺刚刚说的话,这小麻烦就出现了,我相信他的判断,对之后的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 笔仙没送走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