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女人、小人、毒妇人(1/4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龙丘玺的表姐牺牲在理疗一线,感染者的棺材,要用蜡封做特殊的密封处理。看到那么多医生护士,来为他们倒下的同事送行,转身擦擦眼泪,还要奔赴与死神面对面的工作现场,他无法不动容。

“我无法原谅那家人。这一生,不论何时何地我想起这件事,我都确定,我不会原谅他们。”龙丘玺的表姐夫说。

在生死面前,最不可控的,是人性。能够经得起人性考验的人,却死了。

龙丘玺还没回来,我也要回学校了,听说下学期我们要搬到新校区去了。紧紧张张地上一个多月的课,又要迎来暑假了。

自从我被小花蛇咬,乾玄就开始考虑一个问题,他说我**凡胎,太容易被这些东西影响,虽然最近学会了关闭“眼、耳、鼻、舌、意”这五识,可以不受毒雾瘴气的影响了,但遇到被毒虫蛇蚁咬伤,却无法自保。他要把我变成抗毒体质,方法很简单,以毒攻毒。

每天,乾玄都给我一点点当初咬我的那条花蛇的毒液,一开始,我每次喝下稀释了千百倍的毒液后,都会变得异常亢奋。趁着这种亢奋劲儿,我正好猛复习期末考试和英语四级。仅仅用了一周时间,浓度就开始增加了。一个月后,我就完全对花蛇的蛇毒没有了反应。乾玄又换了一种毒液,那天我正和龙丘玺打游戏,一杯稀释了千倍的毒液喝下去,我秒睡在了椅子上……

“哎呀!乾玄这不行!不行!这是什么毒啊,太耽误事了!换一种吧!”我神清气爽地睡醒后,还在颐指气使地跟乾玄抱怨。

“换一种?我看你最需要过的就是这种毒的关,之前那花蛇的毒,只是小试牛刀。亓官熙,你记住,不论亢奋或是痛苦,甚至冷、热、疼、痛,这些都是可以忍耐,可以靠意志撑过去的。反而糖衣炮弹,纸醉金迷,由俭入奢,红粉骷髅,温柔乡这些才是最考验人的。最难过的是舒适安逸这一关。”我在乾玄背后,偷偷冲他吐了吐舌头“略~略~略~”他看我不以为意的样子,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这是那三腿独眼蛤蟆的毒,你如果不尽快抵抗它的毒气,以后该当如何?”

听到是它的毒,我才重新认真起来,眉心一点热,是我对它的血盟死咒在提醒我,它是我上九天凌霄,下碧落黄泉,斩杀它至死方休的目标。

好吧乾玄,拿鹤顶红来与我解渴!等我喝下这杯毒药,把温柔乡杀他个支离破碎,片甲不留。

似乎是为了配合乾玄对我的试炼,最近师父也经常在夜里的试炼中给我制造幻境。和最初的秒睡不同,现在喝下三腿独眼的蛤蟆毒,我可以渐渐地撑过4个小时了。但在毒性发作的时候,我会陷入幻境中,一种与真实世界完全一样的幻境,不论温度,触感,心理变化,都无比的真实。

今天喝下的是一倍稀释的蛤蟆毒,撑了三个小时,我到了临界点,坚强地我,还在纸上默写着单词,但写出来的已经不是人类的文字了……。

写着写着,看乾玄从门外进来,他今天似乎很高兴,招手跟我说:“今天咱们不试毒药了,今天我教你飞吧。”高高兴兴地和乾玄牵着手来到青湖山,一条窄窄的山道,两边长满密集的杂草,乾玄指着山道中间断开的地方,告诉我,全速奔跑,跑到那使劲向空中跃起,就能飞了。我听了他的话,不疑有他,在山道上全速奔跑起来,临近断带,我使劲向空中跃起,脑中传来乾玄的喊声“小心!”

从断带的杂草中,冲天而出一具女僵尸,正是先前鬼屋里那个五官用蜡封住的女鬼。那我鬼为什么成了僵尸?没人给我答案,她直直冲我追来,像枯木般的两手,紫灰色的指甲几寸长,看起来似乎能削铁如泥。她伸出两手向我抱来,蜡封的五官上,大嘴咧出一个诡异的笑容。我两腿一缩,在空中使劲蹬在她的脸上,借力再次跃起。同时,腿上已经被她的指甲深深地扎出了一个血洞。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五十六章 女人、小人、毒妇人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4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