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取你反骨(1/3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金童儿被魑怪咬伤狠狠甩到地上,魑怪又咬向了乾玄,尖牙已经没入乾玄鳞甲之内,乾玄吃疼低吼,却被魑怪死死缠住不得脱身。

我念动密咒,盾灵一分为六,台阶状排列,我转身抓起捆妖索,踩着法盾飞身向魑怪的脑袋跑去。

魑怪颈上剩下的五条蛇向我铲咬而来,我莽劲发狠,任由它咬在腿上。这一咬似乎咬在了我的灵魂之上,生生有一瞬间,我感觉神魂不稳,似乎有归体的预兆。心中催着自己回神!反手一拉那蛇身,抓过一面盾灵生生砍断了一个蛇头。从那断头的蛇身里,一股凉血喷出,溅在捆妖索上,这捆妖索上除了金童儿的血,我的血,现在又多了魑怪的血。好好的一件法器,脏的不成样子……。

可我真没想到,不知道是这三种血中,哪一种的作用,或者是这三种血的共同作用下,捆妖索神光大亮,再不是之前灰突突的状态了。趁着魑怪还没回头,我再次飞身跳到它的脖子上,拉过捆妖索一甩,罩上了它的脸。魑怪大惊,松开嘴的一刹那,我抓着捆妖索往下跳,用身体一坠手结不动如山诀,心中观想自己不动如山。

捆妖索上五行五象已显,紧紧嵌入魑怪的皮肉,它疯狂扭动着身体向天上急飞。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,我就坠在魑怪身上被它带着在天上乱蹿,它怪叫连连,飞的忽上忽下,我被甩得七荤八素地完全不敢松手招法盾盾灵,更不敢靠自己那三脚猫的工夫飞身脱困。

眼角瞟到乾玄并排飞在了魑怪身边,它要飞出这边钢铁公园的范围时,乾玄就猛地把它撞回来,一直在一个方向控制着它。看见乾玄在侧,我忽然放了点心,想着实在支持不住被甩掉的时候,至少还有乾玄能把我捡回来……。

我实在被它甩得要晕过去了,嘴里不停地大叫:“师父!浅粉!浅绿!”

魑怪已经进入颠狂状态,它看见乾玄在侧会疯狂地撞向乾玄,或者用尾巴抽,用身体卷……

终于我还是在魑怪激烈的动作下被甩飞了,乾玄无暇顾及我,我被高高地抛到天上,正要伸手招法盾时,身形却停住了,一片祥瑞紫光罩住我,师父!终于来了!

祥瑞紫光一闪,我便知道是师父到了,能放出如此祥瑞如曼幽陀罗尼华之光的,除了我那紫光金尊摩利支天元尊的师父,还有谁!师父的到来,不仅稳住了我的身形,也稳住了我忐忑的心。

我回头看向师父,师父依旧宝相庄严,双目微垂。在内心欢喜的人眼中,师父便是在欣喜微笑;但在内心龌龊的人开来,师父就是在横眉冷对。我内心欢喜激动,师父已经许久未曾亲自露面了。

只见师父手中旌旗一动,身后紫光中走出一队手持金戟的金盔金甲武士。六人跃上高空,飞临魑怪头顶,六人六戟一架,直直从空中将魑怪压回地面。

魑怪好像一个风筝一样,直直落回地面,被牢牢压在地上,它纵然有镇山之力,此时亦如蜉蝣撼树。乾玄也飞回地面,落地时化作人形,脚步似有虚浮踉跄之态,他一定受伤不轻。

浅粉妙梵天王,浅绿玉梵天王纷纷走上前来,妙梵天王将被魑怪咬伤后坠地,身体已不能动换的金童儿抱回师父莲台下,金童儿的身体软绵绵地耷拉着,看起来扭曲的角度怪异,似乎已经伤到筋骨。

浅绿玉梵天王,手持拂尘走到魑怪面前对魑怪说:“你天生反骨,累次作恶,屡教不改,然上天有好生之德,今日取你反骨,锁回树洞三百年不得出,你可有话要说?”魑怪瑟缩不语。玉梵天王伸手,以中指和食指聚拢为指剑,从魑怪鼻尖开始,每隔一寸点下一指,第九次点下后魑怪身上鳞甲片片炸开,玉梵天王两指一夹,之前被我用法盾盾灵狠命砍下时砍到的一整片骨头被生生取出,魑怪发出凄厉叫声,疼晕了过去,化成小小一条白蟒,被玉梵天王一只手提在捆妖索中提回。

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六十六章 取你反骨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5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