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是换,不是偷(1/4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翊麾校尉问:“我要去寻蛟,你可敢去?”

“哈哈哈!翊麾校尉您可小看我了,蛟龙?我有!”

乾玄翩然现身,身穿金丝包边银色流光外袍绣团龙纹,内里月牙白色的绸衣银丝勾万字不到头团纹,颈上戴艳绿色干青念珠,下坠一镂空缠丝乾金球,上有金色“乾”字莹莹发亮,乌发如墨披散,一对黑如曜石的角从额间长出,向上微翘,肤如凝脂,指如玉节,剑眉入鬓,双目如深潭,又似有波光粼粼星星点点,鼻如雪峰挺而直,薄唇紧闭,似乎他笑一下冰雪能融,繁华会开。

翊麾校尉见了乾玄后,用复杂地眼神盯了盯了我才说:“有意思!小友你果真有趣!只是我要做的事情……并不简单。”

乾玄向翊麾校尉抱拳道:“请前辈直言不讳。”

翊麾校尉点点头说:“这塔下,我曾埋了三把剑,一名为驱风、一名为降火、一名为降蛟。现在这三把剑被龙虎山取走了,其它两把倒还罢了,只是这降蛟如果没有蛟龙,是无法出鞘的,这剑我近日要去龙虎山取回,依旧随身携带,故而要去寻蛟。”

“翊麾校尉,如果你要伤蛟龙性命,我就不便相助了……。”说着我对他有些戒备起来,暗暗后悔不应该把乾玄的存在让他知道。

“小友误会了!”翊麾校尉在树上换了一个坐姿,稍稍收起慵懒的神态,有些兴奋地说到:“开那把剑的方法,我生前也不曾知道,我去寻蛟,也是想要得到蛟龙的帮助,绝对没有伤害的意思!世间生存不易我深有体会,蟒五百年修为蛟龙,再修一千五百年成蟠龙,蟒、蛟、龙都极为难得,我怎么会轻易伤害性命呢!小友,若我嗜杀,断成不了道的。”说着又懒散地躺回树枝上晃着腿。

我看了看远处的佛塔,心想这翊麾校尉如果住在这里,又自称此处为他的“驻锡地”,恐怕远不止“鬼修”这个身份而已。

我看了看乾玄,乾玄对我点头,我才对翊麾校尉说:“那我的提议……如果我帮你开了剑,你就收傅公子为徒如何?”

翊麾校尉皱眉沉吟了一会说:“嗯……哎呀……你们如果帮我开剑,我顶多把剑接你们用用,收徒可是我近千年来都没有过的事,但为开剑,不值不值!”说着还转过身去,拿个屁股对着我。

我独自盯了一会儿他的鸡窝头,冲天翻了几个白眼儿说:“看来,翊麾校尉想找人一起去龙虎山取剑,又不好意思开口。”

“哎!没有没有!哪儿的话,哈哈哈,我想小友如果要去龙虎山游玩,带我同去亦是方便的很。”

我摩挲着手腕上的坤绯说:“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,又要花钱,又要花时间地陪你一个上千岁的大叔去道家圣地偷东西,别管偷不偷得到,我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,只是借剑来给我用用……可是剑嘛……我又不会用,不值不值!”

翊麾校尉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好像被我的话噎住了似的,梗了梗脖子说:“那这个事就……”

“要是翊麾校尉能偶尔帮帮我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我赶紧抢过话来说,看他假装望天,我又补了一句:“唉……万一被抓到了,我不但要担所有的责任,这辈子恐怕都要留下污点了……。”

“好嘛好嘛!就按你说的,到时候你有需要就叫我,我会去帮你。”

“这把剑,会不会对蛟龙有伤害?”我正色道。

“传说那剑用了佛祖座下大鹏金翅鸟的指甲锻造,因此不仅是蛟龙,即使是蟠龙也是能降服的。只是这剑从未出鞘,这传言是真是假,亦无处得知。”

佛祖座下大鹏金翅鸟,传说每日要吃五百条龙为食。数目或许有些水分,但想必他就是龙与蛟的天敌这点是不会错的了。

乾玄觉得,不论那剑是真是假,总是要先见见再说,于是翊麾校尉给了我一个专门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七十九章 是换,不是偷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