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勘破(1/4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是的!如果不是丑女怨灵带着她的瑰小孩,百年间一灵不灭飘荡人间,却又不行正道,先是如同疯子一样憎恶美满的家庭,后又与毒蛤蟆为伍,诸恶奉行,诸善莫做。她的鬼小孩如果能转世,必将累世穷困潦倒,被人轻贱,被亲人唾弃动辄打骂,今天他们所做种种,来日将还报在他们的身上。

丑女怨灵听了我讲述的美好,也颇为动容,可惜……她和她的儿子,现在收手也已经晚了。

随即她表情变得更加怨毒,扎在我肩膀的手用力把我往她的方向拉去,我吃疼只能随着她的力道向她靠近,却没想到已经抢到左手的大号骨刺就那样扎入她的腹部。我和她都愣住了,随即她疯狂大笑起来,扎在我右肩的指甲温度陡降,我整条右臂几乎冻麻。

寒凉刺骨,又疼痛难忍,我咬着牙呼疼!好不容易把她的手臂托打开。龙丘玺终于持剑出来,看见两把骨刺都扎入丑女怨灵的身体,当即举起桃木剑从天灵刺入她的身体,口念咒语:“天蓬天猷,真武真君。黑煞元帅,武毅将军……急急如律令”

大概是两根骨刺的加持力太强,她竟然在此时还能还击,丑女怨灵在桃木剑刺入之时稍稍停顿了一下,转身看向龙丘玺,我捂着右肩站起身,拍出一面法盾飞向龙丘玺面前,就在法盾即将挡住他时,丑女怨灵出手抓向龙丘玺。

随着她的动作,我们谁都没想到,那柄刺入她天灵的桃木剑会突然崩裂,它像碎冰一样地裂成无数碎片。

丑女怨灵看到桃木剑碎了,更加疯狂的大笑起来,我深知龙丘玺的纯阳体质,他还是**凡胎,现在绝对不能承受阴寒骨刺的伤害,连轻轻一碰都会让他的手发黑溃烂,如果出现皮肤上的创伤,那伤害将会如何巨大!

我跟着法盾立刻闪身挡在他面前,抬手挡开丑女怨灵的利爪。此时她的手臂和指甲好像寒铁一般坚硬,我双臂都受了伤,使不出全部力气。

她似乎看出我保护龙丘玺的意图,也注意到龙丘玺连碰触到骨刺都会出现惊人的伤害。她诡谲一笑,伸手要把骨刺从身体里拔出来,我赶快贴身上前,使劲拉住困在她身上的坤绯,不仅不给她空间拔出骨刺,还使劲地把她向远离龙丘玺的方向推去。

她并不理会我把她推到哪里,只管握住大号骨刺双手使力,狂吼着生生将骨刺在身体中掰断,拿着断掉的一截骨刺突然改变目标向我袭来。

我和她贴的太近,避无可避,只有在关键时刻低下头来想用脑袋撞开她。眼看骨刺已在眼前,我闭眼伸手使劲一推,摸到了她心口的小号骨刺,我双手抓住使劲往下一划,同时龙丘玺那只发黑的左手,再次握住断刺,他大喊着使劲阻止着骨刺下落,但终究没能彻底阻止,断刺还是扎进了我的额头,龙丘玺的血也滴落我脸上,我知道我们两个都尽力了。

我感觉额间天眼受到毁灭般的重创,五颜六色的光芒在眼前乱闪,随即感到阴气窜入体内。意识逐渐飘远,最后看了一眼丑女怨灵,她此时已经灵魂涣散,即将消弭于天地之间。

再醒来时,我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,还是躺在宾馆里,低头看到自己的双臂已经被包扎好了,右肩也敷着药,一股清凉的感觉通过伤口丝丝流入全身。

转头看向身旁,龙丘玺闭着眼睛半躺在床上,之前因为摸了骨刺而发黑的左手,正泡在一个瓶子里,瓶子上面是清水,底下铺满糯米,随着他的手插在糯米里,眼见着糯米一点一点变黑。

“这样管用吗?”我出声问他,声音有点哑哑的。

他听见我的声音赶快坐直,转过头来。表情有点惊喜,又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踟蹰。

“你感觉还好吗?”他问到。

“嗯,你给我上的药,感觉很舒服。”

“你……你的额头。”

我早就看见额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八十四章 勘破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