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纸人(1/4)

作品:《白描鬼故事

我们顺利转移了14个小孩的魂魄,把毒蛤蟆的包依旧埋回单根家的坟包里,大概又是因为我的血,坟地里涌起一股浓重的阴气。我们四个在隐身符里被隐藏了气息,阴气一时找不到目标,横冲直闯。

但被定身符定在三轮车后斗的陈胜可没那么好运,他又不是无邪或者闷油瓶,被这么浓重的阴气冲撞后,阳寿会大大折损。

我们四个赶紧收拾好东西往陈胜身边跑去,乾玄先我们一步,在一股由阴气组成的小旋风向陈胜吹来之前,一掌拍出,把小旋风打进了林子。随着我们聚到三轮车旁边,陈胜的气息也被笼罩在隐身符之内,眼见着小旋风再次从林子里刮出,旋风中间隐约有一个僵直的人影显露。

戴森很害怕,但还是壮着胆子伸手挡在我和宫心前面。

我们谁都没动,想看看那个旋风里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等旋风再次来到三轮车近前,戴森有些坚持不住了,手抖的像过了电一般。我拍拍他说:“去车上坐着吧,咱们准备走,不用管这个东西。”

戴森迈过陈胜,坐在车斗里,那个旋风也在三轮车近前停了下来。随着飞沙走石的停歇,一个纸人安安静静地站在我们五步开外。

一个小时前我还想过,要抓一个孤魂野鬼问问那毒蛤蟆的事,一时打岔给忘了,这会准备走了,却遇到送上门来的了。既然送上门来,那就不能放过了。

我解下坤绯,抖腕一卷把纸人拉到近前,乾玄却先一步挡在我和宫心面前,伸手一推,把我和宫心都转了个方向,还顺势用梵蛟灵锏挑开了坤绯。

乾玄抵着纸人,往林子边缘退去,随着纸人落入他手,林子里冒出许多瑰影来,影影绰绰的伴随着呜咽之声。

乾玄跟纸人说了一会儿话就松开了手,纸人并没有走,依旧站在那里,呆滞的眼睛,大红嘴,小粉脸蛋儿,梳着两个元宝揪儿,竹子立的模子,绷起的骨架从肩膀透出纸来,纸面上还有些浆糊干掉后的褶皱。

乾玄也没回来,而是用梵蛟灵锏左右相击。乾玄的梵蛟灵锏是饱受梵音化龙的梵蛟双角做成的,相击时除了有金属之声外,更伴有梵音袅袅。我想乾玄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,一个纸人成精也不容易,还躲过了一场大火,如果乾玄没有出手,说明它并没有和毒蛤蟆同流合污。

“刚刚那个……是白骨精吗?”戴森颤着声问到。

“你的脑洞……真是令人佩服!”宫心带着笑赞叹。

忽然一股异味传来,我们仨纷纷低头看去。

“我艹!这位先生!你很不讲究哎!怎么会尿裤子这么夸张?!”戴森一改刚刚的恐惧,提起两条腿嫌弃地对陈胜骂到。

等了一会儿天黑下来,阴风再起,卷着纸人退回了林子里,呜咽声也渐渐消失了,感觉这坟地里似乎多了一股轻松清明的气氛出来。

乾玄回来后和我一起坐在前面驾驶位上,我拿钥匙启动了电动三轮,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七点了,晚上肯定赶不回学校了。宫心拍拍尿了裤子的陈胜说:“别装死了,你盗个墓都能碰上我们,算你运气好,不然今天你恐怕就死在这了。给我们指路,这附近哪儿有宾馆?”

陈胜带着哭腔说:“我…我…我带你们去,崖亭对面的村子里有宾馆,离这里很近,我骑车带你们去。”

“不用,你躺着吧,给我们指路就行。”我说着把电动车掉过头来,往坟地外开去。高中时我的代步工具就是电动摩托,车技是相当靠谱的,而且这三轮车还颇为灵活好开,没两分钟我就已经达到了人车合一的境界。

乾玄第一次坐在驾驶位,感觉十分新奇有趣,我把车骑出颠簸的石头路后,就把驾驶工作交给了他,他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。

陈胜说的宾馆,在崖亭的北边,崖亭的山崖下是一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

《白描鬼故事》 最新章节第一百零三章 纸人,网址:https://www.555b.org/198/198144/98.html